五月未尽

Shines till the end of tears(1-3)

前言:

有空的时候撸的文,现在......没有再写了,先放存稿看看

首发贴吧,毕竟老福特上太冷清了。不过似乎有小伙伴玩老福特,就顺手也发一下。

有虐预警,略尊路,慎入

欢迎催,懒鱼一只。

-------------------------------------

01

八神巴将shuffle插上耳机线,在玄关处换鞋。
他回忆,当初妈妈问他想不想要一个弟弟或妹妹时,他答的是不想。不想要有人来分享妈妈给的爱。然而他还是有了弟弟。于是才两岁的他会在妈妈看不到的时候捉弄新来的小怪兽。悄悄地打几下他的屁股,在他睡觉时伸出一只手指平着把两个鼻孔堵住,松开时能听到噗的一声。他那时还不懂什么叫嫉妒,只是觉得妈妈原来给自己讲故事,陪自己玩的时间都给了那个眼睛圆圆的小怪兽。
他不喜欢那个小怪兽。
可是从小到大,周围的大人们都夸他是个称职的好哥哥。
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呢?
“哥哥,你要去哪?”听到动静的八神陆放下正在折的纸青蛙,趿着拖鞋哒哒地跑过来拉住八神巴的手。
“去跑步哟,riku去吗?”八神巴蹲下身,笑着摸摸八神陆的头。已经初一的八神巴比五年级的八神陆高了一个头还要多了,凭借一双长腿的优势和八神陆站在一起就像《幻城》里成年版卡索和幼童版樱空释的组合。
“哥哥去哪我就去哪。”八神陆认真地说,立即开始换鞋。
大概是那天,吃醋了的自己被妈妈罚关书房还不许开灯,在黑暗中委屈地哭得发抖时, 弟弟偷偷溜进来拉着自己的手说:
“哥哥别哭了,我再也不缠着妈妈讲故事了,明天我让妈妈讲很多很多你喜欢的故事好不好?”
借着门口微弱的光线,他透过模糊的泪眼看见拉着自己手的那个孩子,那和自己一模一样的酒红色眼睛那么清澈,那么单纯。
他喊他哥哥。
从那时开始, 哥哥这个词对他来说就被赋予了不一样的意义。
“哥哥,你在发呆吗?看起来好笨啊哈哈~快走快走!”
对啊,就像笨蛋一样的,他。


-------------------------------------

02
“爸爸妈妈早!”八神巴和八神陆齐声道,然后八神陆“刷”地拉出椅子,坐下,“我开动啦!”
“陆!下次要把椅子抬起来再往后拉,不然会把地板磨坏的。”八神巴微微叹口气说。他左手捉住八神陆已然伸向早餐的手,右手递上一杯温白开过去,“还有,饭前记得喝一杯水,清肠胃的。”
“知道了知道了,巴你怎么比妈妈还啰嗦!妈妈你说是不是,巴要篡位了你也不管管他!”八神陆接过水,扬起头冲着厨房就是一通balabala,掷地有声。
正在翻晨报的八神泉铭抬起头,说“大阪又出了一起小学生被撞的车祸,陆你过马路的时候注意点,别像在家里这么咋咋呼呼的,”八神巴正想发话,刚bala完的八神陆又开始横扫:“老爸你担心什么,反正有巴呢。”
“哟,现在知道哥哥好了?”上杉晴子端上一碟小圆面包,笑着打趣小儿子。
八神陆一时被噎得说不出话,只好低头吃炒面。不一会儿他又on了:“妈妈早上吃炒面好油腻Q^Q”八神泉铭递给儿子一只小面包,说“把这个掰成两半,掏空放进炒面试试。”好奇地接过,八神陆依言把炒面塞进去,尝了一口“好吃!老爸你不愧是设计师~”
上杉晴子送给爱人早安吻一枚“亲爱的你真是我的缪斯~”嘴里塞满了的八神陆仍不忘贫一句“老妈缪斯是女神=<=”
XD

八神巴和一群比自己至少矮一个头的小学生进了小学部,走得久了,门卫大叔的眼神都有惊奇变得习以为常。倒是八神陆,又过来调他“鹤立鸡群哦,巴。”八神巴淡定地捋捋头发“又没规定初中部的不能从小学走。快上楼去吧小心点别摔着。”八神陆回了他个鬼脸,嬉笑着蹦哒上楼。
八神巴把书都整整齐齐地放好,将书包挂在椅背上。班长小野绪递过来一份入社申请表,说“今天就要确定加入哪个社团,八神同学你可要想清楚,你去了篮球部排球部会哭的。”前桌的加藤里昌道“要我说八神你这运动天赋不去网球部真是可惜了。”
“网球有什么好玩的,一个不留神保你毁容!”
“懂不懂啊你,网球可是最优雅的运动!排球不就是一群人被一个球耍的团团转么,跟傻X一样!”
“排球!”
“网球!”
“好了好了,我会好好考虑的,谢谢你们。”八神巴无奈地拉住快要打起来的两人。小野绪白了加藤一眼,正要走开,又转过头将一叠纸拍到八神巴桌上,意犹未尽地走了。
“是各个社团的简介,巴,好好看看哟。”加藤扫了一眼,就收回好奇的触角在自己的抽屉里找要用的课本了。
篮球,游泳,网球,足球,礼仪,外语研究,街舞,烹饪...插花,外贸,茶道...咦?八神巴转过头去问同桌“里昌,疾走部怎么样?”加藤里昌挠挠头,“疾走部么,挺酷的,每年也有不少同学报这个,但最后能跑的好的似乎没几个吧,我哥说高中的疾走大会超棒,初中就不知道了。 你想报这个部么?”
“可能吧。”八神巴轻轻应着,看着纸上的文字出了神,疾走部的简介很短,除了图就仅有一行文字。
你想知道全身心都信赖着一个人的感受吗?
疾走部...陆也在疾走部...似乎不错呢。


-------------------------------------

03
“欸哥哥你也进了疾走部?”八神陆抬起头望向走在他左边的八神巴,眼神简直能算是欣慰(?)
“就跟你说疾走是世界上最好玩的运动了吧!巴你总算是觉悟了ovo”八神陆说得一高兴就拉起八神巴的手身前身后地晃荡,“嘿嘿,那以后等我进初中部就能和哥哥一起训练啦>w<耶!”被牵着手的八神巴笑笑,宠溺地摸摸弟弟的头。他可不会告诉陆等他进了初中部自己就初三了,两个人能一起训练的时间最多只有一年而已。
可是,还是很高兴。
因为陆很高兴。

晚餐没有八神陆爱吃的菜,他不爽地撇撇嘴,想用味增汤果腹。八神巴制止住了八神陆要将饭碗变成汤碗的趋势,夺过弟弟手中的汤勺,夹了一筷子胡萝卜给八神陆。“别太挑食,你会发育不良的。”八神泉铭应和道“陆你要多听哥哥的话,免得等你像哥哥一样大时还是这副瘦精精的样子。”他接着又温柔地嗔怪妻子,“都是你给他小时候惯坏了。”
“是是是,所以我得及时补救啊。”上杉晴子笑得相当真诚,于是不一会儿八神陆的碗里就堆满了菜。“巴我讨厌你QAQ”八神陆欲哭无泪。
好不容易结束了这顿要人命的晚饭,八神陆赶紧逃离狼窝,跑到玄关处换鞋,打算溜出去跑步。
可是
“陆,饭后至少过半小时才能运动,不然会对胃不好的。”八神巴又像影子一样跟在他后面,找出他每一个失误,再咔嚓咔嚓。
“巴你真烦!”八神陆不耐烦地换好鞋,当着哥哥的面摔门而去。
“怎么了?”上杉晴子从厨房里探出头来。“没事,陆又闹小脾气了,我去劝劝他。”八神巴淡定地换鞋出门。等他出了楼道,发现八神陆正沿着他们平时跑步的路线,慢慢地边走边踢着石子。八神巴跟上去,和八神陆并排走着,谁也没有说话。
走了有一会儿,八神巴拿出表看了看,说“现在可以跑了。”八神陆突然停了下来,站在八神巴面前,抿着唇,眼神软软地看着哥哥,一副任由处置的表情。
败给你了,小怪兽。八神巴默默地叹口气,将弟弟搂进怀里,八神陆趴在哥哥的胸前,听着他的心跳如同他很喜欢的那首《Burning Bright》的前奏一样有力,却远比那温柔。
对不起,哥哥。
也谢谢你,一直这么包容我。

评论

热度(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