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月未尽

Shines till the end of the tears

06 若我遇见你


春季疾走大会后天气就逐渐热了起来,明明樱花盛开是如此浪漫的事,八神陆却只觉得格外烦躁,有浑浊的气息萦绕在胸腔内,搅得他心神不宁。
这天部活结束后,藤原尊将八神陆和樱井奈奈拉到一边,湛蓝的眼睛内水光盈盈。他的手将衣角捏得很紧,支支吾吾,半天憋不出一个字,目光不安地瞟来瞟去。八神陆等的更加烦躁,催促他:“有什么事就快说啊,别扭扭捏捏地像个女孩子。”樱井奈奈推了他一把:“八神你怎么能这样说呢,藤原他一定是有重要的事。藤原,到底怎么了?”
“我…….”藤原尊终于鼓起了勇气,攥紧了拳头道,“我要搬家了。”
“什么?”樱井奈奈一副难以置信的表情,而八神陆却反常的没有咋咋呼呼地喊叫,仅仅是注视着藤原尊,神情郁郁寡欢,抿紧了嘴唇默不作声。
藤原尊被八神陆的反应吓到了,小心翼翼地开口:“那个,大家,真的很抱歉,爸爸突然就被调到东京的公司去了,妈妈才决定将全家都搬过去。陆….你…你还好吗?”
“一点都不好!”八神陆一把抱住藤原尊,眼泪止不住地落下来。“**!你走了谁和我一起跑啊!你要我再和谁适应彼此两三年啊!只有你啊!我只想和你一起跑!你又不是不知道我总是接不上那些家伙的手……我只能…..只有你….明明我们俩配合的这么好为什么又突然间说要走…….....   藤原尊你真是AHO!最讨厌你了!”八神陆越说越伤心,趴在只比自己高一点点的藤原尊身上哭的语无伦次,上气不接下气,一遍骂一遍将藤原抱得更紧。
藤原尊从没看过八神陆哭,在他的印象里,八神会在训练时因被拉疼了而龇牙咧嘴,也会在被队长训斥时不爽地扁扁嘴,不管什么情况,陆从未在别人面前哭过。然而,他,是他,让这个开朗活泼,无数次为自己呐喊喝彩鼓励,像坚信太阳会从西边落下一样全身心信任着自己的男孩子,嚎啕大哭。他看不到八神陆的脸,只能感觉温热的液体从T恤的领口处不断地滑下来,在自己身上流淌。他把自己抱的那么紧,如同深入森林的小女孩想回去却发现面包屑被乌鸦吃了一样的绝望无助。

可是迷路的小女孩除了一直走下去还能怎么办呢?
八神陆除了把藤原尊抱得更紧一点,还能怎么办呢?

藤原尊心疼地为哭的岔了气而不断咳嗽的八神陆抚背顺气,然后悄悄地摸了摸怀里人柔软的头发。
他以后还会有机会能像今天这样摸陆的头发吗。
这样想着,心里的难过都快要满溢出来了。
怎么办,陆,我也好舍不得你。
藤原尊一边擦眼泪一边在心里对八神陆说。

只是,除了怀着不舍道别然后分道扬镳,他们还能怎么办呢?

这世界,本就如风雨般无常,聚散,都不由我。
然而。
然而。



当天,还是等了许久也等不到人跑来找弟弟的八神巴过来,才将八神陆从藤原尊的身上扒下来。之前不管樱井奈奈在旁边怎么劝,已经哭到抽搐的不能自已的八神陆就是不肯松手。
他怕一松手就再也找不到他的尊了。
再也没有谁能和他接的那么完美了。
八神巴向樱井奈奈了解情况后将弟弟从手足无措的藤原尊身上弄下来。不出意外地看到八神陆哭肿了眼,活脱脱真•兔子一只。他无奈地用手拭去八神陆脸上破碎的泪珠,对两人道歉:“陆啊,他平时很少哭,一旦真哭起来能哭一上午,谁都劝不住。今天还算好的了。”一番话换来八神陆毫无底气的反驳:“谁哭了一上午啊,明明那次是巴你把我弄疼了在先!”由于嚎了太久,八神陆的声音变得格外沙哑,竟然有种别样的韵味….八神巴看着一旁青涩的藤原小同学连耳朵都红透了,心想:赶紧把这只小怪兽带回家免得再祸害别人了。他将八神陆的书包挎在胳膊上,给弟弟穿上外套,牵着八神陆对两人道:“你们快回去吧,免得爸妈等急了,陆这边有我,没关系的。谢谢你们平时对他的照顾,那么我们先走了。”他不失客气地对着藤原和樱井奈奈微微欠身,转身离开了操场。
“今天陆在同学面前哭了哦。”八神巴将弟弟带到教学楼内的洗手间内,趁着八神陆洗脸的间隙给妈妈发了条短信。八神陆关上水龙头,也不顾脸上还挂满了水珠就冲着哥哥嘟囔:“反正是藤原,没关系的。”八神巴用纸巾擦干弟弟的脸,再用湿巾敷在他眼睛上轻柔地按压着。“陆你也没必要这么难过啊,又不是生离死别,以后肯定还会有机会见面的。”八神陆没有接话,八神巴看出他不想多谈,就贴心地转移了话题。
八神陆没有告诉哥哥的是,他听到生离死别的时候,那种不安更强烈了。他总觉得还会有什么比藤原的离开更糟糕的事。
难道是哥哥??
不,不会的。

评论

热度(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