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月未尽

Shines till the end of tears

07


--------他接收了所有感官反馈给他的所有信息,并把它们深深地埋藏在心底。

接下来的几天,八神陆简直像个连体婴儿粘着八神巴,甚至为了和哥哥保持同步,总爱多赖几分钟的他都会在哥哥下床时自觉地起床,一路紧随哥哥洗漱、上厕所、下楼吃饭、拿书包出门。上杉晴子诧异地问丈夫:“陆这是怎么了?”八神泉铭随口答了一句:“把哥当妈了呗,重回婴儿期,没事的。”
八神巴总觉得怪怪的,他笃定地看着弟弟,说:“陆你放心,我不会住校的,我们家离学校又不远,你不用跟着我,哥哥绝不会跑掉,OK?”八神陆看了他几秒钟,摇摇头,把八神巴的手拉得更紧。
好吧,随便你了,反正平时也就比这好那么一点。八神巴自暴自弃地想,又恢复了平时那老神在在的样子牵个弟弟上学,只不过现在是八神陆把他送到教学楼下再从中学部走到小学部去。第一天门口站岗的大叔很和蔼地对八神陆说:“小朋友你走错了,这是中学部,小学部还要再往前走,沿路右转。”结果八神陆郑重其事地说:“我来送哥哥上学,我可以从学校后面去小学部。”弄得值周的同学一个没忍住,扑哧一下笑出了声。
同学加藤里昌知道了这事,拿来逗八神巴:“你是不是哪天谈恋爱被他抓了个正着?他特地来防止你被别人拖走的?哈哈哈”八神巴扶额:“我哪有精力去谈恋爱,小怪兽一个就够我忙的了,前几天还跑去给他收拾烂摊子来着呢。”
唉,小怪兽真让他搞不懂。
回家路上,八神巴拉着八神陆路过一家小商店,看到橱窗里的玻璃杯,八神巴突然想到昨天妈妈的陶瓷杯不小心摔碎了,就领着八神陆进去,挑了一个杯子,期间八神巴还和售货员姐姐多聊了几句,等他们拿着东西出门时八神巴发现手里孤零零地捧着个杯子,他恍然大悟,拉开门又跑进去,只留给八神陆一句:“她忘给我们盒子了,陆你等等我,马上就好。”八神陆在心里嘀咕:
就知道撩妹,笨蛋哥哥。
他看着那个大姐姐在柜台里东翻西找,自家哥哥还在一旁,安慰她别急,觉得无趣,就靠在玻璃门上张望街景。
行人在红绿灯下穿梭往来,像忙碌的的蚂蚁,一切皆如寻常。然后,他看见一辆卡车以跑高速的速度冲过路口,直直撞向与它垂直路线的一辆银色的雷克萨斯,直到顶着它撞到绿化带上才堪堪停下来。
八神陆听见金属相撞的激烈摩擦声响。挡风玻璃破碎的声音,轮胎在柏油路上滚动摩擦的声音。他听见刺耳的刹车声,还有路边行人惊恐的尖叫。
没有了吗?
结束了吗?
他盯着那辆车看,嘴里嚼着口香糖,不自觉地朝路口走去。爸爸的车是什么颜色的来着?是像妈妈的眼睛一样的棕色?还是像他的头发一样的米黄色?是像今天穿的T恤一样的宝蓝色?他跨过下水井盖,跨过非机动车道,站在满地残骸的路口,面无表情。
是银色的。
他看见车门被挤得变形,驾驶者趴在方向盘上,左手耷拉下来。右侧车门上有飞溅上去的血迹,仪表盘上蜿蜒着血迹,一整只胳膊都鲜血淋漓。
他记得当初八神泉铭买车时哥哥问为什么不买黑色的,八神泉铭笑着说:“因为银色的更好认啊,这样我去接你们,就能在一堆黑的白的车里很快找到你老爸银色的车。”
他的视力那么好,甚至都能看到未干涸的血缓缓流淌着,覆盖过那枚和妈妈手上一样的婚戒。有天同班同学向他吹嘘自己妈妈的婚戒多么多么贵,他回家后就跑去问八神泉铭:爸爸,你给妈妈买的婚戒多少钱?八神泉铭拍拍他的头,忍俊不禁:傻孩子,爱不能用金钱来衡量的,你只要记住,我对妈妈的爱不比你们班上任何一个同学的爸爸对他们妈妈的爱少,就够了。
八神陆想:爸爸,看,这些你说的话我全都记着呢。可是,你为什么不记得要把车停在车库里而停在马路上呢?会被警察叔叔罚钱的,这样子的话又会被妈妈唠叨了。
他看着面前的事物,无意识的嚼着口香糖,像是按快门一样偶尔眨一下眼,仿佛是要把每一个线条都记下来,勾勒在心里。
旁边有人想把他拉走,他就不由自主地顺着那力道往后踉跄几步,感到有什么东西捂住了他的眼睛。有人在对他说:
不要看,陆,不要看。
那个人的声音不断颤抖着,却还固执地一直对他说话。但他不知道那个人在说什么,因为他在想:
他刚刚看到了什么呢?为什么那个人一直说不要看?
然后,就像倒带一样的,那些场景一帧一帧地播放。他挪开眼前的手,刚才看到的又都消失了。转过身,八神陆看见哥哥酒红色眼睛里的痛苦,那些如同潮水涌上来包裹住沙滩上动弹不得的他,一点点窒息。可是他还是努力地伸手,擦掉哥哥脸上的眼泪,说:
“哥哥,别哭。”
你看,我都没哭呢。




----------------------------------------------
P.S. 有好多伏笔哟,欢迎大家一个个揪出来www以及要是能看到小天使们对这一章的解读就更好啦好想看评论哭唧唧QUQ

评论(4)

热度(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