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月未尽

Shines till the end of tears

07


--------他接收了所有感官反馈给他的所有信息,并把它们深深地埋藏在心底。

接下来的几天,八神陆简直像个连体婴儿粘着八神巴,甚至为了和哥哥保持同步,总爱多赖几分钟的他都会在哥哥下床时自觉地起床,一路紧随哥哥洗漱、上厕所、下楼吃饭、拿书包出门。上杉晴子诧异地问丈夫:“陆这是怎么了?”八神泉铭随口答了一句:“把哥当妈了呗,重回婴儿期,没事的。”
八神巴总觉得怪怪的,他笃定地看着弟弟,说:“陆你放心,我不会住校的,我们家离学校又不远,你不用跟着我,哥哥绝不会跑掉,OK?”八神陆看了他几秒钟,摇摇头,把八神巴的手拉得更紧。
好吧,随便你了,反正平时也就比这好那么一点。八神巴自暴自弃地想,又恢复了平时那老神在在的样子牵个弟弟上学,只不过现在是八神陆把他送到教学楼下再从中学部走到小学部去。第一天门口站岗的大叔很和蔼地对八神陆说:“小朋友你走错了,这是中学部,小学部还要再往前走,沿路右转。”结果八神陆郑重其事地说:“我来送哥哥上学,我可以从学校后面去小学部。”弄得值周的同学一个没忍住,扑哧一下笑出了声。
同学加藤里昌知道了这事,拿来逗八神巴:“你是不是哪天谈恋爱被他抓了个正着?他特地来防止你被别人拖走的?哈哈哈”八神巴扶额:“我哪有精力去谈恋爱,小怪兽一个就够我忙的了,前几天还跑去给他收拾烂摊子来着呢。”
唉,小怪兽真让他搞不懂。
回家路上,八神巴拉着八神陆路过一家小商店,看到橱窗里的玻璃杯,八神巴突然想到昨天妈妈的陶瓷杯不小心摔碎了,就领着八神陆进去,挑了一个杯子,期间八神巴还和售货员姐姐多聊了几句,等他们拿着东西出门时八神巴发现手里孤零零地捧着个杯子,他恍然大悟,拉开门又跑进去,只留给八神陆一句:“她忘给我们盒子了,陆你等等我,马上就好。”八神陆在心里嘀咕:
就知道撩妹,笨蛋哥哥。
他看着那个大姐姐在柜台里东翻西找,自家哥哥还在一旁,安慰她别急,觉得无趣,就靠在玻璃门上张望街景。
行人在红绿灯下穿梭往来,像忙碌的的蚂蚁,一切皆如寻常。然后,他看见一辆卡车以跑高速的速度冲过路口,直直撞向与它垂直路线的一辆银色的雷克萨斯,直到顶着它撞到绿化带上才堪堪停下来。
八神陆听见金属相撞的激烈摩擦声响。挡风玻璃破碎的声音,轮胎在柏油路上滚动摩擦的声音。他听见刺耳的刹车声,还有路边行人惊恐的尖叫。
没有了吗?
结束了吗?
他盯着那辆车看,嘴里嚼着口香糖,不自觉地朝路口走去。爸爸的车是什么颜色的来着?是像妈妈的眼睛一样的棕色?还是像他的头发一样的米黄色?是像今天穿的T恤一样的宝蓝色?他跨过下水井盖,跨过非机动车道,站在满地残骸的路口,面无表情。
是银色的。
他看见车门被挤得变形,驾驶者趴在方向盘上,左手耷拉下来。右侧车门上有飞溅上去的血迹,仪表盘上蜿蜒着血迹,一整只胳膊都鲜血淋漓。
他记得当初八神泉铭买车时哥哥问为什么不买黑色的,八神泉铭笑着说:“因为银色的更好认啊,这样我去接你们,就能在一堆黑的白的车里很快找到你老爸银色的车。”
他的视力那么好,甚至都能看到未干涸的血缓缓流淌着,覆盖过那枚和妈妈手上一样的婚戒。有天同班同学向他吹嘘自己妈妈的婚戒多么多么贵,他回家后就跑去问八神泉铭:爸爸,你给妈妈买的婚戒多少钱?八神泉铭拍拍他的头,忍俊不禁:傻孩子,爱不能用金钱来衡量的,你只要记住,我对妈妈的爱不比你们班上任何一个同学的爸爸对他们妈妈的爱少,就够了。
八神陆想:爸爸,看,这些你说的话我全都记着呢。可是,你为什么不记得要把车停在车库里而停在马路上呢?会被警察叔叔罚钱的,这样子的话又会被妈妈唠叨了。
他看着面前的事物,无意识的嚼着口香糖,像是按快门一样偶尔眨一下眼,仿佛是要把每一个线条都记下来,勾勒在心里。
旁边有人想把他拉走,他就不由自主地顺着那力道往后踉跄几步,感到有什么东西捂住了他的眼睛。有人在对他说:
不要看,陆,不要看。
那个人的声音不断颤抖着,却还固执地一直对他说话。但他不知道那个人在说什么,因为他在想:
他刚刚看到了什么呢?为什么那个人一直说不要看?
然后,就像倒带一样的,那些场景一帧一帧地播放。他挪开眼前的手,刚才看到的又都消失了。转过身,八神陆看见哥哥酒红色眼睛里的痛苦,那些如同潮水涌上来包裹住沙滩上动弹不得的他,一点点窒息。可是他还是努力地伸手,擦掉哥哥脸上的眼泪,说:
“哥哥,别哭。”
你看,我都没哭呢。




----------------------------------------------
P.S. 有好多伏笔哟,欢迎大家一个个揪出来www以及要是能看到小天使们对这一章的解读就更好啦好想看评论哭唧唧QUQ

Shines till the end of the tears

06 若我遇见你


春季疾走大会后天气就逐渐热了起来,明明樱花盛开是如此浪漫的事,八神陆却只觉得格外烦躁,有浑浊的气息萦绕在胸腔内,搅得他心神不宁。
这天部活结束后,藤原尊将八神陆和樱井奈奈拉到一边,湛蓝的眼睛内水光盈盈。他的手将衣角捏得很紧,支支吾吾,半天憋不出一个字,目光不安地瞟来瞟去。八神陆等的更加烦躁,催促他:“有什么事就快说啊,别扭扭捏捏地像个女孩子。”樱井奈奈推了他一把:“八神你怎么能这样说呢,藤原他一定是有重要的事。藤原,到底怎么了?”
“我…….”藤原尊终于鼓起了勇气,攥紧了拳头道,“我要搬家了。”
“什么?”樱井奈奈一副难以置信的表情,而八神陆却反常的没有咋咋呼呼地喊叫,仅仅是注视着藤原尊,神情郁郁寡欢,抿紧了嘴唇默不作声。
藤原尊被八神陆的反应吓到了,小心翼翼地开口:“那个,大家,真的很抱歉,爸爸突然就被调到东京的公司去了,妈妈才决定将全家都搬过去。陆….你…你还好吗?”
“一点都不好!”八神陆一把抱住藤原尊,眼泪止不住地落下来。“**!你走了谁和我一起跑啊!你要我再和谁适应彼此两三年啊!只有你啊!我只想和你一起跑!你又不是不知道我总是接不上那些家伙的手……我只能…..只有你….明明我们俩配合的这么好为什么又突然间说要走…….....   藤原尊你真是AHO!最讨厌你了!”八神陆越说越伤心,趴在只比自己高一点点的藤原尊身上哭的语无伦次,上气不接下气,一遍骂一遍将藤原抱得更紧。
藤原尊从没看过八神陆哭,在他的印象里,八神会在训练时因被拉疼了而龇牙咧嘴,也会在被队长训斥时不爽地扁扁嘴,不管什么情况,陆从未在别人面前哭过。然而,他,是他,让这个开朗活泼,无数次为自己呐喊喝彩鼓励,像坚信太阳会从西边落下一样全身心信任着自己的男孩子,嚎啕大哭。他看不到八神陆的脸,只能感觉温热的液体从T恤的领口处不断地滑下来,在自己身上流淌。他把自己抱的那么紧,如同深入森林的小女孩想回去却发现面包屑被乌鸦吃了一样的绝望无助。

可是迷路的小女孩除了一直走下去还能怎么办呢?
八神陆除了把藤原尊抱得更紧一点,还能怎么办呢?

藤原尊心疼地为哭的岔了气而不断咳嗽的八神陆抚背顺气,然后悄悄地摸了摸怀里人柔软的头发。
他以后还会有机会能像今天这样摸陆的头发吗。
这样想着,心里的难过都快要满溢出来了。
怎么办,陆,我也好舍不得你。
藤原尊一边擦眼泪一边在心里对八神陆说。

只是,除了怀着不舍道别然后分道扬镳,他们还能怎么办呢?

这世界,本就如风雨般无常,聚散,都不由我。
然而。
然而。



当天,还是等了许久也等不到人跑来找弟弟的八神巴过来,才将八神陆从藤原尊的身上扒下来。之前不管樱井奈奈在旁边怎么劝,已经哭到抽搐的不能自已的八神陆就是不肯松手。
他怕一松手就再也找不到他的尊了。
再也没有谁能和他接的那么完美了。
八神巴向樱井奈奈了解情况后将弟弟从手足无措的藤原尊身上弄下来。不出意外地看到八神陆哭肿了眼,活脱脱真•兔子一只。他无奈地用手拭去八神陆脸上破碎的泪珠,对两人道歉:“陆啊,他平时很少哭,一旦真哭起来能哭一上午,谁都劝不住。今天还算好的了。”一番话换来八神陆毫无底气的反驳:“谁哭了一上午啊,明明那次是巴你把我弄疼了在先!”由于嚎了太久,八神陆的声音变得格外沙哑,竟然有种别样的韵味….八神巴看着一旁青涩的藤原小同学连耳朵都红透了,心想:赶紧把这只小怪兽带回家免得再祸害别人了。他将八神陆的书包挎在胳膊上,给弟弟穿上外套,牵着八神陆对两人道:“你们快回去吧,免得爸妈等急了,陆这边有我,没关系的。谢谢你们平时对他的照顾,那么我们先走了。”他不失客气地对着藤原和樱井奈奈微微欠身,转身离开了操场。
“今天陆在同学面前哭了哦。”八神巴将弟弟带到教学楼内的洗手间内,趁着八神陆洗脸的间隙给妈妈发了条短信。八神陆关上水龙头,也不顾脸上还挂满了水珠就冲着哥哥嘟囔:“反正是藤原,没关系的。”八神巴用纸巾擦干弟弟的脸,再用湿巾敷在他眼睛上轻柔地按压着。“陆你也没必要这么难过啊,又不是生离死别,以后肯定还会有机会见面的。”八神陆没有接话,八神巴看出他不想多谈,就贴心地转移了话题。
八神陆没有告诉哥哥的是,他听到生离死别的时候,那种不安更强烈了。他总觉得还会有什么比藤原的离开更糟糕的事。
难道是哥哥??
不,不会的。

Shines till the end of tears(4-5)

04
“陆,加油啊!”八神巴对落在身后的八神陆招手。已经觉得力不从心的八神陆又咬咬嘴唇加快了速度。可恶(〃>目<=,每次巴都比自己跑的快,不爽!
终于跑完了每日绕小区十五圈,八神陆累得瞬间瘫倒在地上呈大字型,连站的力气都没有了。而八神巴则只是撑着膝盖喘气。
“巴,为什么你总是能跑的比我快啊?”八神陆望着哥哥额前的汗顺着发丝滴到地上,晕染成小小的一滩。八神巴将(伪)炫酷狂拽的刘海撩开,露出光洁的额头。
“因为陆比我小啊,等你长大了就能跑的比哥哥快了。”
“那我什么时候才算是长大啊?上初中吗….”八神*未长大的*陆颇为苦恼。
“陆只要每天都努力训练就能快点长高了。起来吧,把呼吸调匀,我们回家咯。”八神巴微微一笑,将手递给八神陆。
……笨蛋哥哥不要在刘海撩开的时候笑得那么妖孽啊我招架不住了q^q凭什么你长得这么好看啊orz八神陆闭上了眼(哥哥的亮闪闪笑容接收器)睛,生无可恋地将手举起,被八神巴一把握住。
I’ve jumped, now it’s your turn.
“笨蛋巴我不起来你也别想起来!”
毫无防备的八神巴被倒霉弟弟猛地一拽,整个人就往八神陆身上倒去。
“八神陆你在干什么!这样太危险了你会受伤的你知不知道到!”八神巴凭借自己出色的反射神经在撞上弟弟前用双手撑在八神陆脑袋两侧,稳住了身体。他从未像现在这么庆幸自己反应快。
要是伤了弟弟,他自己都没法 原谅自己,就算是弟弟惹的祸。
他硬是被吓出了一身冷汗.
八神陆有点惊慌地看着哥哥。八神巴过长的刘海垂到了他脸上,有微微的湿润,还有点儿痒。八神巴的眼睛几乎在喷火,那双漂亮狭长的眼睛因为愤怒而放大了许多。但不知为什么八神陆却觉得哥哥快哭了。
真糟糕,本来想逗他开心的。
哥哥在怕什么?
“对不起。”脑子一团浆糊的八神陆把刷屏的问号都delete掉,乖乖道歉,然后小心翼翼地伸手抱住八神巴,往自己这边带。他用有些凌乱的米黄色头发蹭蹭哥哥的颈窝,满足地小声哼哼,像一只求主人原谅而讨好地舔手的猫咪。
他说,“我知道哥哥不会伤到我的,不管在什么时候。”
一直就是这样霸道地相信着你啊。


-----------------------------------------

05
(Riku的小伙伴们上线)
“八神,这次春季大赛你跑第4棒可以吗,宫本原一他的脚还没好。”八神陆刚到操场就被队长“宣布”了这个消息。
“可是我平常都是跑第一棒啊。”
“昨晚和樱井同学商量了一下,你跑第4棒的话就算我们落后也可以追上来,本来藤原也可以的,但他太容易紧张,就只能让他跑第一棒了。”
“可是我每次都是和尊在一起跑的呀,为什么偏偏这次……”
“藤原么他有时候后半段会冲不上来,跑最后一棒会有风险。”队长无奈地说。
“可是他也冲上来过啊,尊可以跑的很好的,我们要相信他。”八神陆有点急了,他可不想和两个没有默契的人接力。尊要是跑第一棒的话只有松本信田跑第4棒了,那个家伙可是逼自己足足高了一个头而且手总是伸太高他够不着啊>^<
藤原尊不知道什么时候来到了他们身旁,他看看八神陆,朝队长坚定地鞠躬:“请让我和陆一起跑。我一定能做到的。”
“请让尊跑最后一棒吧,”八神陆撒娇模式on,他抱住队长的胳膊晃啊晃的,再睁着一双圆溜溜的大眼睛热切而真诚地看向队长。
“……好吧”被自家队员萌到的队长只好妥协,“那么,藤原和松本比一场,谁赢了就跑最后一棒吧。”
“太好了!”藤原尊和八神陆击掌相庆。

“Set,Go!”队长一声令下,藤原尊就当先冲出去,松本信田紧随其后。
樱井奈奈和八神陆坐在最后冲刺的跑到旁,她看着屏幕,哀叹一声,“糟了,藤原前半程冲的太快了,后半程体力有点跟不上。”八神陆一听,焦急地张望那两个人影。他大声喊:“尊加油啊!你一定行的,我们说好了要一起跑!”
藤原尊看着八神陆鲜艳的米黄色头发随着视线的上下起伏而晃动。他听不到八神陆再说什么,但他知道一定是为自己加油。
他闭上眼睛,风从耳畔刮过,每一声呼啸仿佛都是八神陆的那句“我们要相信尊”。
陆,既然你相信我,那我必须相信自己。

最终,藤原尊以一个身位的优势取胜。

陆,你看,我做到了。
他在心里对着身旁又蹦又跳,比自己还高兴的八神陆说。


Shines till the end of tears(1-3)

前言:

有空的时候撸的文,现在......没有再写了,先放存稿看看

首发贴吧,毕竟老福特上太冷清了。不过似乎有小伙伴玩老福特,就顺手也发一下。

有虐预警,略尊路,慎入

欢迎催,懒鱼一只。

-------------------------------------

01

八神巴将shuffle插上耳机线,在玄关处换鞋。
他回忆,当初妈妈问他想不想要一个弟弟或妹妹时,他答的是不想。不想要有人来分享妈妈给的爱。然而他还是有了弟弟。于是才两岁的他会在妈妈看不到的时候捉弄新来的小怪兽。悄悄地打几下他的屁股,在他睡觉时伸出一只手指平着把两个鼻孔堵住,松开时能听到噗的一声。他那时还不懂什么叫嫉妒,只是觉得妈妈原来给自己讲故事,陪自己玩的时间都给了那个眼睛圆圆的小怪兽。
他不喜欢那个小怪兽。
可是从小到大,周围的大人们都夸他是个称职的好哥哥。
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呢?
“哥哥,你要去哪?”听到动静的八神陆放下正在折的纸青蛙,趿着拖鞋哒哒地跑过来拉住八神巴的手。
“去跑步哟,riku去吗?”八神巴蹲下身,笑着摸摸八神陆的头。已经初一的八神巴比五年级的八神陆高了一个头还要多了,凭借一双长腿的优势和八神陆站在一起就像《幻城》里成年版卡索和幼童版樱空释的组合。
“哥哥去哪我就去哪。”八神陆认真地说,立即开始换鞋。
大概是那天,吃醋了的自己被妈妈罚关书房还不许开灯,在黑暗中委屈地哭得发抖时, 弟弟偷偷溜进来拉着自己的手说:
“哥哥别哭了,我再也不缠着妈妈讲故事了,明天我让妈妈讲很多很多你喜欢的故事好不好?”
借着门口微弱的光线,他透过模糊的泪眼看见拉着自己手的那个孩子,那和自己一模一样的酒红色眼睛那么清澈,那么单纯。
他喊他哥哥。
从那时开始, 哥哥这个词对他来说就被赋予了不一样的意义。
“哥哥,你在发呆吗?看起来好笨啊哈哈~快走快走!”
对啊,就像笨蛋一样的,他。


-------------------------------------

02
“爸爸妈妈早!”八神巴和八神陆齐声道,然后八神陆“刷”地拉出椅子,坐下,“我开动啦!”
“陆!下次要把椅子抬起来再往后拉,不然会把地板磨坏的。”八神巴微微叹口气说。他左手捉住八神陆已然伸向早餐的手,右手递上一杯温白开过去,“还有,饭前记得喝一杯水,清肠胃的。”
“知道了知道了,巴你怎么比妈妈还啰嗦!妈妈你说是不是,巴要篡位了你也不管管他!”八神陆接过水,扬起头冲着厨房就是一通balabala,掷地有声。
正在翻晨报的八神泉铭抬起头,说“大阪又出了一起小学生被撞的车祸,陆你过马路的时候注意点,别像在家里这么咋咋呼呼的,”八神巴正想发话,刚bala完的八神陆又开始横扫:“老爸你担心什么,反正有巴呢。”
“哟,现在知道哥哥好了?”上杉晴子端上一碟小圆面包,笑着打趣小儿子。
八神陆一时被噎得说不出话,只好低头吃炒面。不一会儿他又on了:“妈妈早上吃炒面好油腻Q^Q”八神泉铭递给儿子一只小面包,说“把这个掰成两半,掏空放进炒面试试。”好奇地接过,八神陆依言把炒面塞进去,尝了一口“好吃!老爸你不愧是设计师~”
上杉晴子送给爱人早安吻一枚“亲爱的你真是我的缪斯~”嘴里塞满了的八神陆仍不忘贫一句“老妈缪斯是女神=<=”
XD

八神巴和一群比自己至少矮一个头的小学生进了小学部,走得久了,门卫大叔的眼神都有惊奇变得习以为常。倒是八神陆,又过来调他“鹤立鸡群哦,巴。”八神巴淡定地捋捋头发“又没规定初中部的不能从小学走。快上楼去吧小心点别摔着。”八神陆回了他个鬼脸,嬉笑着蹦哒上楼。
八神巴把书都整整齐齐地放好,将书包挂在椅背上。班长小野绪递过来一份入社申请表,说“今天就要确定加入哪个社团,八神同学你可要想清楚,你去了篮球部排球部会哭的。”前桌的加藤里昌道“要我说八神你这运动天赋不去网球部真是可惜了。”
“网球有什么好玩的,一个不留神保你毁容!”
“懂不懂啊你,网球可是最优雅的运动!排球不就是一群人被一个球耍的团团转么,跟傻X一样!”
“排球!”
“网球!”
“好了好了,我会好好考虑的,谢谢你们。”八神巴无奈地拉住快要打起来的两人。小野绪白了加藤一眼,正要走开,又转过头将一叠纸拍到八神巴桌上,意犹未尽地走了。
“是各个社团的简介,巴,好好看看哟。”加藤扫了一眼,就收回好奇的触角在自己的抽屉里找要用的课本了。
篮球,游泳,网球,足球,礼仪,外语研究,街舞,烹饪...插花,外贸,茶道...咦?八神巴转过头去问同桌“里昌,疾走部怎么样?”加藤里昌挠挠头,“疾走部么,挺酷的,每年也有不少同学报这个,但最后能跑的好的似乎没几个吧,我哥说高中的疾走大会超棒,初中就不知道了。 你想报这个部么?”
“可能吧。”八神巴轻轻应着,看着纸上的文字出了神,疾走部的简介很短,除了图就仅有一行文字。
你想知道全身心都信赖着一个人的感受吗?
疾走部...陆也在疾走部...似乎不错呢。


-------------------------------------

03
“欸哥哥你也进了疾走部?”八神陆抬起头望向走在他左边的八神巴,眼神简直能算是欣慰(?)
“就跟你说疾走是世界上最好玩的运动了吧!巴你总算是觉悟了ovo”八神陆说得一高兴就拉起八神巴的手身前身后地晃荡,“嘿嘿,那以后等我进初中部就能和哥哥一起训练啦>w<耶!”被牵着手的八神巴笑笑,宠溺地摸摸弟弟的头。他可不会告诉陆等他进了初中部自己就初三了,两个人能一起训练的时间最多只有一年而已。
可是,还是很高兴。
因为陆很高兴。

晚餐没有八神陆爱吃的菜,他不爽地撇撇嘴,想用味增汤果腹。八神巴制止住了八神陆要将饭碗变成汤碗的趋势,夺过弟弟手中的汤勺,夹了一筷子胡萝卜给八神陆。“别太挑食,你会发育不良的。”八神泉铭应和道“陆你要多听哥哥的话,免得等你像哥哥一样大时还是这副瘦精精的样子。”他接着又温柔地嗔怪妻子,“都是你给他小时候惯坏了。”
“是是是,所以我得及时补救啊。”上杉晴子笑得相当真诚,于是不一会儿八神陆的碗里就堆满了菜。“巴我讨厌你QAQ”八神陆欲哭无泪。
好不容易结束了这顿要人命的晚饭,八神陆赶紧逃离狼窝,跑到玄关处换鞋,打算溜出去跑步。
可是
“陆,饭后至少过半小时才能运动,不然会对胃不好的。”八神巴又像影子一样跟在他后面,找出他每一个失误,再咔嚓咔嚓。
“巴你真烦!”八神陆不耐烦地换好鞋,当着哥哥的面摔门而去。
“怎么了?”上杉晴子从厨房里探出头来。“没事,陆又闹小脾气了,我去劝劝他。”八神巴淡定地换鞋出门。等他出了楼道,发现八神陆正沿着他们平时跑步的路线,慢慢地边走边踢着石子。八神巴跟上去,和八神陆并排走着,谁也没有说话。
走了有一会儿,八神巴拿出表看了看,说“现在可以跑了。”八神陆突然停了下来,站在八神巴面前,抿着唇,眼神软软地看着哥哥,一副任由处置的表情。
败给你了,小怪兽。八神巴默默地叹口气,将弟弟搂进怀里,八神陆趴在哥哥的胸前,听着他的心跳如同他很喜欢的那首《Burning Bright》的前奏一样有力,却远比那温柔。
对不起,哥哥。
也谢谢你,一直这么包容我。